从“全机种制霸”到独立游戏开发者,幸运儿黄炜的游戏人生

  “独立游戏开发者从来不是苦行僧,顶着烈日曝晒、严寒霜冻去追寻真理、求得无上真经。”

  在前段时间的一个独立游戏开发者沙龙上,我认识了低调的独立游戏人黄炜,他带到现场的是早已小有名气的3D横版动作游戏《隐龙传:影踪》,身为主策的他负责了该作的关卡、AI等方面的设计。此外,他还是另一个小团队“游戏好玩”的一员,研发了拿过腾讯GAD优秀游戏奖的《疯狂电器》等作品。

  黄炜

  黄炜和他的工作室

  我有幸来到黄炜处于深圳的家中,对其进行了一次个人专访。在这次深度访谈中,我看到了隐藏在黄炜略带羞涩的文人外表下,隐藏着的一颗游戏热爱者之心。或许他并没有很多艰苦而有趣的故事,但是在他那如水般平淡的生活经历中,却也埋藏着代表着独立游戏精神的那颗种子,并正在缓缓绽放出属于自己的独特光芒。

  从两、三岁起就开始接触游戏的黄炜可以说是非常幸运的,由于舅舅、妈妈都有着玩游戏的爱好,在这样开明的环境熏陶之下,他从FC主机上的《超级马里奥》等游戏开始,闯入了这个五彩斑斓的缤纷世界。对于当时年幼的黄炜来说,那色彩鲜明的像素画面让他仿佛整个人跳入了动画片的世界当中,这种新鲜感比单纯的对着电视机傻笑更令人着迷。

  相信很多那个年代过来的人都记得那些午后,爸妈出门上班,小伙伴们聚在一起N人一机的玩一整天《炸弹人》、《超级马里奥》、《冒险岛》等游戏。随着年岁增长,黄炜印象最深刻的场面则是每当放下午放学的时候,一群小孩冲出校门,穿越巷子奔向街机室,玩凤凰彩票欢迎你(fh643.com)起《吞食天地》等需要多人合作通关的游戏。中学后离开街机室回到家中的PC,大学时和舍友通宵闯关主机游戏,入手XBOX360、PS3、PSP等设备,达成“全机种制霸”的成就。正是这份念想,促使了在就读医药学专业后,处于就业期迷茫的黄炜毅然踏入了游戏业。在从事硬件开发方面行业的舅舅影响下,黄炜的兄弟姐妹们多数都选择了IT行业,而他自己也从JAVA、C++等程序语言开始自学,并以策划的身份踏入了游戏行业。

  黄炜

  入门宝典之一

  “如果说游戏行业尚且算是朝阳行业的话,那么街机这一块就是其中的夕阳行业了吧。”从事了数年街机游戏开发的黄炜这么说道,当时正好是国内街机游戏的一个小高峰,进入深圳瑞立夫网络科技公司的他马上就投入了新项目,并制作出了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款作品《战龙传说》。这是一款以三国为题材的STG横版射击游戏,和现在很多街机一样,需要特定的机台才能运行,还需要带上3D眼镜才能进行游戏。

  黄炜

  三国题材STG《战龙传说》

  在瑞立夫的四年间黄炜做了大大小小六七款游戏,不过由于街机游戏中有一大部分都涉嫌赌博的关系,国家政策并不太支持这类型游戏的开发,从而限制了牌照的发放,因此街机游戏渐渐进入了低谷期。对于核心向主机游戏有着执着追求的黄炜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街机游戏这个小圈子,进入了现在的美格方互动,和当时公司的数位同事开始了独立游戏的制作开发。但是对于他自己来说,这一段如夸父般追“日”的旅途却从未结束,他追寻的并不是烈日当空中那代表炽热生命力的朝阳,而是往反方向奔跑,追逐的是那童年记忆中,与同伴一起在路边街机室畅玩时的落日余晖。

  在《隐龙传》的制作初期,黄炜负责的依然是主策这一块的事务,当时人手比较少,在作品完成度非常低的情况下,他只能先从关卡设置和AI方面入手,恰恰这是黄炜最擅长的部分。无论是最初的DEMO、后来的街机乃至于他现在手头制作的PC作品,黄炜对于游戏设计有一个最基本的概念,他认为最重要的就是产生交互。一个想法要成为真正的作品,必须首先产生实质性的交互,这些灵光一现的点子如果不落到实地生根发芽,遭受考验,永远都只是虚无缥缈的美梦而已。基于这个原则,黄炜因此进行了很多游戏设计方面的学习,以期能尽量好的做到部门间的沟通。

  黄炜

  黄炜

  黄炜负责的关卡设计草稿和原型

  正所谓不会美工的程序员不是好的独立游戏制作人,在很多人眼中,独立游戏开发团队中的人员都是身兼多职的,事实也正是如此。作为主策的黄炜,从街机游戏开发的时期就需要带领团队一起进行游戏开发,他经常鼓励手下进行多种不同的尝试,学习更多的技能,“毕竟如果想要自己的想法实现,还是要有一定的知识基础的,这样团队成员之间的合作才会更加有效率。”在黄炜手下干了一段时间的策划,出去之后个个都是多面手,连他自己在设计关卡之初,都会针对每个玩法的可行性进行深度的研究,确定可以实行之后再交接给负责下一步的成员接手。

  《隐龙传》被定名为《隐龙传:影踪》的前后,在多个游戏展会都演示过试玩DEMO,很多玩家给出了反馈,表示复杂的关卡和反人类的AI简直虐心,这些都是出自于黄炜之手。不过他表示这并不是为了折磨玩家而纯粹提高难度,“就是为了好玩!”黄炜解释道,如果只是为了难度,他完全可以修改数值,调整AI,但是这样乏味的内容并不足以满足他对于游戏的要求。当玩家根据主角的能力,周边的环境来用各种方法通过并不是唯一解的关卡,并和黄炜交流在游戏中发现的这些细节之时,他会觉得特别的兴奋和满足,同时这也是支撑着他继续在游戏开发中投入热情的原因之一。

  黄炜

  由于开发的游戏多是单机为主,身为主策的黄炜并不会像那些网游、手游的游戏开发者有那么大的压力和时间需求,所以除非是特别赶的项目,他很少要求自己包括组内的成员加班。在业余时间,甚至是上下班的通勤时间的地铁上,黄炜思考的一般都是与游戏开发相关的事情,灵光一闪的念头、新奇的想法、好玩的设计都会被他记录在备忘录上,一碰到电脑就马不停蹄的开始实施,很多在《隐龙传:影踪》中令人眼前一亮的游戏元素,说不定就是在这般平凡的日常间冒出。

  在工作之外,闲暇时间黄炜也完全离不开游戏,“如果不是在玩游戏,那么就是在做游戏。”这句话似乎可以概括他生活的全部。除了会经常参加一些游戏开发者论坛的游戏制作活动,黄炜还参加过一次GameJam,对于独立游戏人来说,GameJam是天堂,也是地狱。48小时制作一款游戏是一种与过去自己的对抗,当游戏成品出来之后的爽快感,也令他深切体验到“痛并快乐着”。也正是在那一次的GameJam上,黄炜认识了现在“游戏好玩”团队的另一名成员,在广州某家广告公司上班的美工苏特,网名“特特”。

  介绍3

  左边是“特特”在《疯狂电器》中的形象

  “游戏好玩”代表了黄炜从小到大对于游戏的态度,“最重要是好玩”,这也是他一直以来开发出这么多有趣玩法的动力。在和特特正式合作之后,游戏好玩先是将黄炜之前开发的末世求生题材游戏《血雾》重制了一遍,有了专业美工特特的加入,这款倾注了他大部分精力的俯视角射击游戏有了全新的面貌。

  虽然看上去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好好先生,不过黄炜却特别喜欢末世这个题材,“在那样一个情景当中,人性会以更纯粹、更淋漓尽致的形象展现出来”,所以才有了《血雾》这样一款以血腥、黑暗为背景的作品。不过在这样看似纯粹暴力的包装之下,《血雾》却是一款以讲故事为主的游戏,玩家扮演一位在末世寻找妻女的丈夫,手上只有一张合照、一只准备送给女儿的生日礼物玩具熊,他只有一个消息,这也是一个冀望——妻女还存活在某个幸存者营地。当游戏进行到最后,故事会有非常惊人的反转,由于《血雾》的开发暂时中止,黄炜也十分残忍的停止了向我剧透。

  黄炜

  因为黄炜想将《血雾》打造成一个体量较大的作品,以目前的人手和情况来说,需要的时间和精力都不允许,所以在和特特沟通之后,他决定着手另一款比较轻松的作品,也就是在去年曾获腾讯GAD优秀游戏奖的《疯狂电器》。黄炜当时带着《疯狂电器》DEMO以试一试的态度参加,却和《说剑》、《蜡烛人》等作品站在了同一个领奖台,这些游戏在当时或多或少都已经有了一定的名气。

  在《疯狂电器》发起众筹的时候,比较羞涩的黄炜亲自上阵,录了一段众筹宣传视频,混剪了多款自童年起他就烂熟于心的游戏,并将他的这段回忆娓娓道来,并以“致过去一起打机的你”作为了宣传语。游戏中高举“不想上班”旗子的小人,那些汹涌而来的各式电器,后来或许会和主角一起同仇敌忾的戴黑框眼镜老板,这和小时候“不想上学”的我们何曾相似!《疯狂电器》就像是一条线,将现在日日夜夜埋头生活长大成人的自己,和小时候调皮捣蛋到处玩耍的自己联系了起来。虽然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但是那些回忆却以不同的形式再次出现了在我们的面前。

  (以下部分涉嫌高频率喂狗粮,请单身狗人士谨慎观看)

  我曾经以为独立游戏开发者都会是一幅急需帮助的形象,他们中的一些人辞去全职工作只为圆心中的游戏梦,有的人屡屡碰壁找不到投资人,黄炜则是另一种——平凡而幸福的独立游戏开发者。

  独立游戏开发者从来不是苦行僧,顶着烈日曝晒、严寒霜冻去追寻真理、求得无上真经。他们的梦想追求当然是能够舒舒服服的过日子,开发游戏,将更多好玩的想法实现出来。在这个方面,黄炜无所质疑是幸福和幸运的。或许在自学程序的时候也有过艰难的时光,毕业求职那会因为专业不对口也会有过频繁碰壁,但家人的支撑和自己的坚持,令他一步步走到了现在。

  在黄炜所居住的三室两厅里,朝南的小书房便是他下班后回到家中的工作间,《血雾》、《疯狂电器》等作品的创意就是产生于其中。书柜中整齐排列着的是Java、C++等程序设计教材,还有从PS3到NS的各种游戏盘。一横一竖两个显示器似乎已经是游戏开发者的标配,再加上放在柜顶的超大显示器,和沙发边供小孩玩耍的小爬梯,与其说是工作间,这里更像是游戏房。

  黄炜

  黄炜

  同时充当小孩游戏间的工具室

  黄炜的电脑中保存了他从自学游戏开始到现在的所有文件,所有的硬盘几乎都已经被塞得满满当当。“当然不只是游戏的DEMO,还有很多‘学习资料’”对于他这个意味深长的解释,我们两个不约而同的笑出声来。

  在黄炜演示近年来的DEMO作品时,我发现他的涉猎非常广,从像素设计、AI格斗、赛车竞速到恐怖解谜都有尝试,他甚至为我讲述了其中一个恐怖游戏的详细剧情,不过对我打击最大的还是一个名为《为滢妹而做的游戏》。

  顾名思义这是一款为了求婚而制作的游戏,在浪漫情歌的BGM下,以黄炜本人为模型的主角一步步打破一切不好的东西,来到了“滢妹”,也是他现实中老婆的身边,献上了求婚的戒指。这是仅属于他俩的美好时刻,是一份独一无二的求婚礼物,也是一份猝不及防的狗粮。

  黄炜

  强塞狗粮现场

  除了现在坚持黄炜的游戏事业兼照顾家庭,早在他投身这个行业之前最为迷茫和犹豫的时刻,黄炜的老婆便已成为了他的定心针,为他指明了游戏策划这个方向,正式敲响了游戏行业的大门。

  黄炜的儿子Eason已经三岁了,刚好是他当初接触游戏的年龄,不过现在的社会和那个年代又不太一样,太多新鲜的事物等着小孩们去发掘。虽然在深圳他们的这个幸福小窝中,四处都摆满了XboxOne、PS4、NS等游戏机,但是Eason的最爱是汽车,只有在黄炜玩着《马里奥赛车》的时候,他才会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看,有时还会奶声奶气的下命令“我要看《马里奥赛车》!”

  黄炜

  刚进入房间,丝毫不怕生的Eason就递给了我一个玩具小车让我陪他玩耍,据黄炜说这是他表达好感的一种方式。的确,对一个小孩来说,除了拉你和他一起玩自己最喜爱的事物,还有什么能表达那股从心底想要分享的喜悦之情?看着在四处奔跑把玩玩具车的Eason,我仿佛看到了黄炜小时候,当年他拉着隔壁的小伙伴一起玩游戏机的情景大抵也是如此了吧。

  黄炜

  Eason的玩具车和黄炜的《疯狂电器》明信片

  从喜欢玩游戏,到享受游戏的乐趣,进而从事游戏行业,再到最后为了回忆以前的游戏时光而开发自己的独立游戏,黄炜为我们展示了独立游戏开发者的另一面,游戏并不是生活的全部,但是能很好的嵌入其中。只有脚踏实地,由衷地、从源头起就制定好自己的游戏计划,方方面面都想到想好,并且沉浸其中,那一枚带有独立游戏精神的灵光种子必定会茁壮成长。

  很多时候,独立游戏缺的并不是资金和大鳄的扶助,而是需要向这个世界发声的机会。游戏媒体任玩堂与独立游戏开发者、和有意寻求独立游戏开发者的发行商之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如果身为独立游戏人的您需要一个倾诉的平台,或者想要推荐自己的作品,都请您联系任玩堂,我们将会成优秀独立游戏作品和玩家、市场间的桥梁,令更多好玩、有趣的游戏绽放出自己的光华!

  网站地址:http://www.appgame.com

  联系邮箱:indiegamer@appgame.com

  differ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

  * 暂无相关文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